孕期哺乳期牙痛

此外,因为必兰中含有十万分之一的肾上腺素,“对于高血压,心血管疾病患者以及糖尿病患者慎用”;因为阿替卡因主要经由肝脏代谢,所以“对于严重肝功能不全患者慎用”;同时,对于高度怀疑对阿替卡因或必兰中其他成分过敏的患者也要慎用。
上面所说的“慎用”,在临床操作中包括:
(1)在注射时做抽回血检查防止药物直接注射于血管;
(2)用小剂量药物做试敏;
(3)控制给药速度;
(4)控制用药量。
如果孕妇同时又是高血压患者或高敏感人群,要更慎重,临床中包括使用补充或替代方法:
(1)先涂抹表面麻醉剂后再注射;
(2)必要时采用根周膜注射技术减少用药量;
(3)在牙髓治疗中辅助髓腔内注射技术减少麻药入血循环等等。
还有,很多牙病治疗不需要使用局麻药,比如浅龋、中龋、咬合创伤、大部分慢性根尖周炎和慢性牙周炎、根尖周脓肿治疗等。
不知道我这样讲会不会消除孕妈妈们对孕期治疗牙齿、以及必要时使用少量局麻药治疗牙齿的恐惧。
那么,什么是“必要时”?给牙齿做美学修复,当然不叫“必要时”。
“必要时”通常指牙齿疼痛,包括冷热刺激疼痛、自发性钝痛、咬合疼痛、牙齿周围肿胀疼痛,这些症状通常代表牙髓、牙周和根尖周的慢性炎症已经存在。
这些症状一旦出现,通常会持续较长时间,这种长时间慢性不良刺激,对胎儿和孕妇的身心都可能有损害。如果一个局限性的牙髓炎没有及时治疗扩散为根尖周炎,甚至导致间隙感染,就变成了更长时间更强烈的不良刺激,这时通过治疗控制感染会更难,用药也更复杂。
无病防病有病早治是常识,谁都不例外。孕妇牙疼,医生婉拒和孕妇拖延都不是好办法,最好的办法是在了解疾病、了解药理、保证安全的情况下,用娴熟的技术尽快解除孕妇疼痛,中止正在发生的不良刺激。
口腔科分成多个专业,不同专业之间差别很大的,如果一位牙医不具备快速解决孕妇疼痛的能力而委婉拒绝,转给其他医生,也是负责的态度。如果具备解决问题的能力而推脱拒绝,也不必要。如果医生能提供治疗而孕妇顾虑很多,把小问题拖成大问题,更不可取。希望大家在遇到这类问题时不要过于担忧,寻找专业匹配技术娴熟的医生,尤其推荐在牙体牙髓治疗方面经验丰富的医生,解决这类问题疗程更短、疗效更可靠。看下图,我们严格的器械管理、规范的操作和显微镜下一次性根管治疗。
再说说拍片的风险 拍牙片辐射剂量很低,拍一万张牙片累积的辐射量相当于人在自然界一年接受的本底辐射(中国人均2-4毫西弗)。很多国家拍牙片不防护的,他们的牙片机挂在诊室墙上,随取随用,医护患都不回避不遮挡,包括孕妇患者。
美国妇产科协会(ACOG)于2017年发布的相关指南指出,X射线辐射对胎儿的影响和风险,主要取决于两个因素:胎龄和射线剂量。即,不同胎龄,会对应不同的射线安全剂量。那么,这个安全剂量是多少呢?数据是明确的:
(1)妊娠0-2周,致畸剂量的阈值是:50-100mSV(毫西弗),主要影响是胎儿死亡;
(2)妊娠2-8周,致畸剂量的阈值是:200mSV(毫西弗),主要影响是先天畸形;
(3)妊娠8-15周,致畸剂量的阈值是:60-310mSV(毫西弗),主要影响是智力和畸形;
(4)妊娠16-25周,致畸剂量的阈值是:250-280mSV(毫西弗),主要影响是智力。
所以,你可以看到,所有胎龄里,最小的损伤剂量阈值是:50mSV(毫西弗)。
而拍一张牙片的辐射剂量是0.1-0.3uSV(微西弗),毫西弗和微西弗的换算方式是1mSV=1000uSV,也就是说,累计拍20万张左右牙片才可能对胎儿造成伤害
如果孕妈妈还是不放心,没有问题,经验丰富的医生大部分会在没有牙片帮助的情况下应急解除疼痛,必要时生完宝宝再重新检查重新治疗。
对于这一孕期中的女性对各种外部条件,周围环境都很敏感,所以在我院白莲主任根据孕期女性的特点温馨打造音乐诊室,让孕期妈妈能够在诊室里放松心情的情况下接受治疗,最大限度的减少了准妈妈的紧张感。